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

努力其實是一種怠惰

努力其實是一種怠惰

你用實際上的勞做,掩飾思惟上的怠惰。

這就是一種安慰劑效應,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:

安慰劑效應(英語:placebo effect,來自拉丁文「placebo」解「我將安慰」),又名偽藥效應、假藥效應、代設劑效應;指病人雖然獲得無效的治療,但卻「預料」或「相信」治療有效,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。

你每天上班加班下班努力的完成工作,自認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,希望能步步高升加薪升官,但是其實你只是在掃落葉,每天重複一樣的事情,從來沒有想過你為什麼要這麼做、今天的工作有什麼意義。

你做的是老闆交辦、遵守的是公司規則、作業的標準流程,從來不想為什麼。

你根本不想使用頭腦去理解這個世界,不想費力思考困難的問題,你想要吃得好、睡得好也想要他人和善對你,然後用每日忙碌的工作當作人生的安慰劑,你想你能做的都做了,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也已經是極限了,畢竟大家都是一樣的不是嗎? 若沒有好的機會、好的發展、沒有大富大貴,你想也許自己就是沒哪個命、沒遇到貴人、沒有好機會吧,然後就沒有然後了,你的一生轉眼就過去了。

你在浪費生命。

我不否認,為了生活的確有許多需要浪費時間的鳥事,但是你不能沒有意義的浪費生命,你可以浪費時間,但你不可以浪費生命。

所以你必須建立自我的價值觀,建構自我存在的意義。

紅色讓你感覺熱情、溫暖的感覺,
而紅色本身是沒有意義的,甚至連顏色本身也不存在,
那只是一段波長、無以計數的光子罷了。
紅色所代表熱情與溫暖的意義,
是你這個觀看者主觀給予的。

宇宙只有物質與能量永恆存在,
時間與空間也許都是你我想像中的產物,
在這個無意義的機率世界中,
我們從虛無中出生,自行創造一個想像中的人生意義,
假裝一切是有意義的,因為假裝太久了,
我們以為它是真實存在的,直到生命結束。

在有限的人生思考自我存在的意義,是我們的天職。
是你,賦予這個世界存在的意義,
你思,故世界在。

雖然人生終究像莎士比亞所寫的much ado about nothing”無事忙了一場”,但是在終點之前,我將繼續抱著我自以為的意義,吸氣、吐氣、吸氣、吐氣…

林文傑
http://onsaleking.blogspot.tw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