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

慢,是我故意的。

慢,是我故意的。

想像你是百萬年前在荒野打獵的人猿,隱身在又高又大的草叢之間,仔細的觀察眼前的獵物,忽然你聽到右後方有沙沙的聲響,你立刻跳開轉頭一看發現只是隻小老鼠,你鬆了一口氣,但是你的獵物因此而遠遠逃開你的狩獵範圍了。

這個反射動作、這個不加思索的情緒性反應,是刻劃在你的DNA之中,為什麼這種情緒性的反應會經過百萬年的演化而影響你呢?

原因很簡單,因為身為遠古獵人的你,聽到身後的沙沙聲響如果不理會它,你會有兩種結果,一是沒事只是個小動物,二是死亡,因為引起沙沙聲的是一隻獅子,經過長時間過濾,不理會者慢慢就滅絕了。

如果你不管如何聽到沙沙聲響就驚嚇的跳開,也是兩個結果,一是你的獵物跑了,二是你活下來了,因為真是隻獅子在附近啊,不管是哪種結果你都活下來了。

所以長時間下來,多數情緒性反應的人活了下來,其他神經大條不理會的人多數都死亡了,因此留存下來的DNA演化自然會將情緒性反應置入最高層級。

因此所謂的快思 (heuristic) 指個人對於某問題情境未能有清楚、全盤的瞭解時,依據其個人經驗所採用的直觀推論方式,依靠的是刻板印象、偏見與情緒直覺,你還來不及思考就已經做出了反應、說出了話。

在遠古時期這是有利於生存的,但時間快轉到現在,我們已經不再是處於荒野中的獵人,但是這百萬年的演化痕跡,並無法在數千年內跟上我們進步的程度。

這種影響是全面性的,對於你的工作、家庭、人際社會關係都有嚴重影響。

尤其在這個網路時代,所有的資訊都以指數倍增,所有的事物變化都快速的超出想像,我們更容易透過個人主觀與偏見做出快速、不經思考的反應,而在現代社會中任何顯而易見的事物,通常都不會是正確答案,因此許多人的事業、婚姻都遭受了許多的挫折,這不是很可惜嗎?

這世界的一切都不是線性的、不是直線的因果關係、不是非黑即白,因此我認為現在的成功之道是反其道而行,慢,是我故意的。

慢下來,能讓你的理智能追上情緒性的反應。

你說出的話、接收到的訊息,請刪除主觀、情緒、偏見的部分,只保留客觀的部分,接收客觀的資訊並且針對客觀的事實說話。

例如:
跟老婆外出看電影,到了電影院門口要付錢時,老婆找了半天跟你說忘了帶皮包出門,售票員與後方等待的民眾正看著你們出洋相。
此時你說出妳怎麼老是這麼粗心,怎麼會忘了帶皮包,出門時還有提醒妳,真笨

這段話就是主觀並帶有情緒性的發言,不僅對事情沒有幫助更毀壞了妳們的感情,這件事情之中客觀的事實只有一件,那就是錢包沒帶

老婆跟妳說的是她忘記帶錢包,你應該針對這個客觀事實做出反應錢包真的忘記了嗎?有沒有在外套口袋?”我們先到旁邊決定是否要回家拿,然後再看下一場吧

請你發言之前刪除主觀與情緒的部分,但若是你的另一半或是父母、主管常常使用主觀並情緒性的言語,而你也無法改變他們的話,你應該自己主動將對方的言語刪去主觀、情緒、偏見的部分,只接收言語中的客觀事實,然後針對客觀事實去反應,這樣你就可以中斷彼此傷害的輪迴了。

感性是快思:不加思索的反應、潛意識的感受。
理性是慢想:慢下來,讓理智趕上情緒。


讓我們一起努力打敗身體內的那頭猩猩吧。